来自 国际 2020-02-27 19:43 的文章

同气连枝,梦见死人复活又死了共盼春来

韩国、日本的朋友们:

我是一位中国东北人,经常去韩国和日本,在两国有不少好朋友,大家彼此了解,无话不谈。元旦的时候,我们聚会聊天时说,中日韩都要迎来鼠年了,鼠是比较闹腾的,但别闹腾过头。没想到一开年,中国人就遭了新冠肺炎这场大疫,韩日两国这些天疫情也快速升温蔓延,大家心里都很沉重,大家都不容易啊。长时间憋在家里,我从网上看的东西比较多,网上交流也比较多,注意到韩国和日本的朋友对中国近来防止境外疫情输入的一些做法有意见,这我得说几句话了。

韩国和日本对中国的帮助,中国人铭记在心!中国疫情爆发时正值中国人最重要、最热闹的节日--春节,但这个春节中国人过得很艰难,大家闭门不出、精神紧张。此时此刻,来自韩国、日本以及全球各地的慰问和援助纷沓而至,“中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成了最温暖的问候和最贴心的诗句。1月25日凌晨,日本企业伊藤洋华堂公司通过川航航班,将100万只口罩运抵成都,这是疫情爆发后中国最早接收到的国际援助物资。日本石川县羽咋市仅有2万人,当地的“日中友好协会”会员不过50名,会费紧张,却一次购买4000只口罩支援中国。有一位日本小姑娘,穿着中国旗袍,在寒风中怀抱募捐箱,不停向路人深鞠躬,为武汉募集50余万日元善款。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说,“遇到困难时倾力相助的朋友才是真朋友”,这一点中日两国是相通的,中国老百姓的感受很强烈。

在韩国,就读武汉大学的韩国留学生车妍柱寄往中国30万韩元捐款支票。她在来信中说:“这点钱多多少少是我的一点儿心意。”首尔市民金善玉夫妇向中国驻韩使馆寄去口罩,表示:“希望能给经受病毒折磨的武汉市民小小的帮助。”棋手李昌镐、申真谞等,演员李英爱、金高银等,通过各种形式对中国表达支持。文在寅总统与习近平主席通电话时说,“韩中是近邻,中国的困难就是韩国的困难。韩方将坚定同中方站在一起,愿继续为中方抗击疫情提供援助。”韩国新任驻武汉总领事姜承锡如期赴武汉履新,表示要与中国湖北的朋友们同甘共苦,共同战疫。

所有这些感人的语言、画面和故事,反复在中国的电视和网络上涌现,让中国人感受到隆冬里的温暖,体味到“远亲不如近邻”的真谛。中国人苦战在抗疫一线,但我们并不孤单,有韩日等国的好朋友、好邻居、好伙伴的支持,我们的信心更足,力量更大。我们深深感谢韩日朋友雪中送炭的帮助,这种感谢不是口头上的,也不仅仅是政府的外交表态,而是中国老百姓的心声,是中国民众的真情实感。

韩国和日本的困难,中国人感同身受!中国的抗疫处于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每天有新增病例,有病患不幸去世,湖北和武汉还在封控状态之下,即使在这样紧张的时候,我们没有只顾自己,而是密切关注韩日等国的疫情,对疫情蔓延和民众承受的压力、苦痛感到难过,很想为韩日的朋友们做些什么。中国外长王毅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和韩国外长康京和通电话时表示,“中方同样关注日本国内的疫情,已根据日方需求提供了必要医疗防护物资,今后如日本有需要,中方愿继续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中韩互为近邻,守望相助,休戚与共,近来韩国疫情加剧,中方感同身受。韩国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中方愿向韩方提供必要帮助,支持韩国政府和人民抗击疫情。”我觉得王外长说得好,说出了中国民众的心里话。

我听说,得知日本检测试剂不足的情况和紧迫需求之后,中方克服自身物资紧张的困难,立即多方协调相关企业,紧急向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捐赠一批核酸检测试剂盒。中国外交系统也向韩国方面表达了类似的善意。我看到,这几天旅日旅韩的华侨华人自发在街头向韩日朋友们免费发放口罩,装口罩的纸箱上写着“来自武汉的报恩”,这是中国民众对韩日朋友真挚的回报和支持。“投木报琼,永以为好”,中国人也希望以这样的友情互动,进一步增进中日韩三国的民间友好,为双边和三边关系改善发展夯实基础、增加动力。

中国各地采取的一些应急措施,是为了大家好!这几天韩日两国的确诊病例数量增长地非常快,不仅中国朋友关切,全世界都揪心。韩日经济发展水平比较高,医疗条件比较好,也有减灾防灾的丰富经验,我们相信两国政府和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控制疫情。但也要看到,韩日两国官方和专业人士都认为,当前两国感染人数底数尚未摸清,大量隐患犹存,疫情尚在爆发期,得到控制任重道远。韩国媒体还报道说,目前大邱等地试剂、检测人员不足,医院很难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仍有许多疑似症状者在社会上活动。日本也有媒体报道称,现有医疗资源难以满足需要,轻症患者甚至只能暂且在家休养隔离。作为中国抗疫的全程经历者,我们为韩日朋友着急,也有些紧张和不安。